新香蕉影视下载

飞包党的人可能是倒了霉了。

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,巡捕房的探长巡捕大量出动,见到飞包党的人就抓。

按理说,飞包党该给的孝敬一块钱都没有少过啊?

更加过分的是,大约是接到了什么特殊命令,有些本来正抓住了小偷的巡捕,一看到认识的飞包党成员经过,居然扔下小偷,直接把飞包党的抓了。

短短的一天不到,至少一半在巡捕房名单上的飞包党被抓了。

更加过分的是,有些飞包党的家眷也都一并失踪了。

飞包党的老大韩平光在上海滩混了那么多年,一步步从小喽啰坐到了现在的位置,也算是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他今年六十八了,也到了退休的年纪,可老了老了,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?

什么是老大?平时徒子徒孙孝顺着,徒子徒孙要是出事了,这个当老大的必须要出面解决。

要不然谁还会服你啊?

韩平光虽然想安度晚年,可要没个交代,怎么也都说不过去吧?

他去找相熟的探长,他得问清楚了,飞包党到底犯了什么事。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对方一句话没说,竟然直接被他带到了警务处,见到了警务处长辛克莱尔先生。

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

这是韩平光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,自己居然还能见到警务处长。

办公室里不光有辛克莱尔,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在。

“韩先生,有什么事吗?”辛克莱尔的态度看起来还挺和蔼。

“警务处长先生,耽误了您的时间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韩光平客客气气地说道“今天,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,我的很多门生都被抓了。或许我们做错了什么,但按照中国人的说法,死都不能当个糊涂鬼,所以还请警务处长先生示下。”

说着,他特别加重了自己的语气“警务处长先生,该交纳的规费,我们从来没有欠缺过,逢年过年的费用,我们也一块钱都没有少过。所以我想,我们之间大概有什么误会吧?”

“没有误会。”

说话的并不是辛克莱尔先生,而是那个年轻人“抓的,就是你们飞包党的人。不光是你们,连你们的家属我也一并都抓了!”

韩平光面色一变,但他是老江湖了,依旧保持着镇静的口气“先生是?”

“孟绍原!”

……

“砰砰砰”!

有人在那急促的敲门。

韩平光的门生一边大声抱怨着小声点,一边打开了门。

可一开门,脸色立刻变了。

外面站着七八条大汉。

更加要命的是,每个人手里都有枪。

领头的那个阴沉着脸

“把韩家的人部给我叫出来,少一个打死你!”

……

“孟绍原?”

韩光平的面色终于变了,哪怕他只是一个流氓头子,总也听说过孟绍原的大名“不知道是孟老板,得罪,得罪。”

随即赶紧解释“兄弟我在上海滩那么多年,没做什么好事,名声怕是不太好,但兄弟没当汉奸啊。日本人也找过我,但我只是虚与委蛇,应付了事,着实没有出卖过同胞。”

“韩光平。”孟绍原的话里一点面子都不给“你要是真的当了汉奸,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?韩光平,你的人,抢了一个外国人的行李。”

原来是这事?

韩光平多少放心了一些“孟老板,这事好说,我即刻就派人去看看是谁的手下做的。如果不能完璧归赵,有所损失,我愿意双倍赔偿。”

他本来以为自己这话说的已经非常漂亮了,但没想到孟绍原冷冷说道“韩光平,你赔不起。里面的东西要是少了,你飞包党的后果是什么我不知道,但我可以告诉你,你,还有你的手下,包括你们的老婆孩子,都得跟着倒霉!”

韩光平面色再变“孟老板,我飞包党那么多的兄弟,谁做的,委实不知,但我已经说了,一切损失我双倍赔偿,杀人不过头点地,孟老板牵连家人,似乎不合江湖规矩吧?”

“我放你屁的江湖规矩!”孟绍原竟然骂道“你和我说江湖规矩?你给我听着我的规矩,我的规矩就是你不按照我的规矩办就是坏了我的规矩,坏了我的规矩我只能按照我的规矩办!”

别说是韩光平了,就连辛克莱尔都听糊涂了。

孟绍原冷笑着“韩光平,我现在还有一点耐心,可就快没了。明天天亮之前,我要的东西不送到我的面前,你会知道我的规矩的。”

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辛克莱尔接起,随即便说道“韩光平先生,你的电话。”

“我的?”

韩光平迟疑着站起,接过了电话。

一听对面的声音,韩光平的身子随即颤抖起来。

那是他孙子打来的电话“爷爷,救命,好多的人抓了爸爸妈妈还有我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韩光平颤巍巍的转过身子“孟老板,你太狠了。”

“我他妈的没办法不狠。”孟绍原恶狠狠地说道“国都在抗战,你们这些流氓地痞却在为非作歹,你他妈的知道抢走的是什么吗?你他妈的知道那里面的东西对抗战有多重要?我不怕杀人,我也不怕下地狱,为了抗战我什么都敢做!”

韩光平真的被吓到了“孟老板,说吧,你要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“出火车站的德利路,有个外国人被你们抢了一只包,那里面的东西一点都不能少,尤其是一本笔记,少了一页纸,我杀你们一个人!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韩光平点了点头“麻烦你和警务处长说一声,把我的人暂时放了,明天天亮之前,我保证把你要的东西找到。我留在这里当人质。”

孟绍原根本就不在乎“我把你也放了,我不担心你会跑,你和你的那些大小头目的家人,在我的手里!”

……

整个飞包党上上下下都乱了。

他们先是被抓了起来,然后又被莫名其妙的放了,接着便被紧急召唤到了韩光平的家里。

等到韩光平把事情的前后经过一说,现场顿时一片沉默。

太狠了。

真的是太狠了。

怎么对家里人动手啊?

“我的家人也都被抓了,他们是真的敢杀人啊。”韩光平叹息一声“咱们流年不利,招惹到了不能招惹的人。老四,德利路那是你的地盘吧?”

“是。”老四哭丧着脸“我也不知道抢个包会惹出那么大的事啊?”

“老四,好汉做事好汉当。”边上有人叫了出来“你那出的事情,你得承担责任,别牵连到弟兄们的家人啊。”

“够了。”韩光平打断了他们的话“现在这都什么时候了?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个包里的一本什么笔记。”

“韩爷。”老四一听就急了“那个包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我们拿了,包也被送到当铺里去了,是有一本厚厚的笔迹,我们看着不值钱就扔了。”

韩光平脑门上汗都出来了“快,快,一样都不能少,敲开当铺的门,三倍价钱赎回那个包。还有,弟兄们,部出动,一定要找到那本笔记啊,要不然,等着帮家里人收尸吧。”

……

孟绍原稳稳的坐在那里。

辛克莱尔倒了两杯酒,递了一杯给孟绍原“孟,你真的准备在这里等到天亮?”

“是的,等到天亮。”孟绍原接过了酒,平静地说道“那本笔记,对你们来说也许不值钱,可是对我,对中国来说,却是无价之宝。”

“我能理解。”

辛克莱尔耸了耸肩“可是万一呢?也许被日本人发现了,他们一定会销毁的。或者被哪个顽皮的孩子捡去,被他们撕碎了……”

“那会死很多人。”孟绍原淡淡地说道“韩光平第一个会死,抢包的人会死,飞包党也不用再存在了。”

辛克莱尔苦笑了一声。

当着自己这个警务处长的面,孟绍原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可他知道孟绍原素来都言出必行,飞包党大概怎么也都不会想到,因为一个小小的包却让他们即将面临灭门之祸吧?

……

飞包党都行动起来了。

夜晚,那些流氓们,一个个穿街走巷,不断的在垃圾堆里、角落里翻着什么。

包和包里那些值钱的东西好找,但那本笔记本被顺手扔掉了,老四只知道大概的方位,谁晓得到哪里去了啊?

飞包党党徒一个个脸带惊慌,大冷天的汗流浃背。

他们的家人可正等着去救呢。

时间在那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……

韩光平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

还是一点消息也没传回来。

他一会站起身走到窗口去看看,一会又坐回来长吁短叹的。

天,渐渐的亮了。

门,忽然被人“砰砰砰”的敲响。

韩光平赶紧起身开门。

就看到老四满头满身都是灰尘泥土,可手里举着一样东西,兴奋的乱喊乱叫“找到了,韩爷,找到了啊!”

笔记本!那本笔记本,就在老四的手里。

“哎哟我的妈呀。”韩光平再也坚持不住,扶着墙软软的坐倒在了地上,也顾不得别人来搀扶“快啊,快啊,快去送给那个阎王啊。”

孟绍原,就是那个索命的阎王!